装修公司收钱不干事 欠顾客近百万装修款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25日

欠钱不还,最终累及家人。长沙的一家装修公司,在收取多位顾客的装修工程款后,却不按约定进场施工,由此欠下了近百万元的债务。法院判其尽快返还,但他却置若罔闻。在执行人员多次上门劝说无果后,6月23日,在长沙市天心区水竹街1号香墅美地家园,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对涉案被执行人的房产实施强制腾空,更换了门锁并贴上了法院封条。



现场:声称没钱,屋内却放有数捆百元大钞

 

6月23日上午10点多,记者跟随芙蓉区法院执行局干警来到长沙天心区香墅美地家园1号楼10楼。当执行法官敲开被执行人易某的房门后,其父母正带着孙子在看电视。随即,执行法官宣读执行文书,表明因被执行人易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法院决定对其名下的该处房产实施强制腾空,之后通过司法拍卖偿还对申请执行人的债务。

 

“我就只有这个房子,我没有任何收入,现在吃饭都非常困难。”易某的父亲坐在沙发上,情绪很激动。他说自己已经67岁了,这个房子虽然产权登记在儿子名下,但两位老人也投入了资金。如果被没收了房子,他们祖孙三代就将没有地方居住了。他还亮出自己受伤的后背,表示自己不能过多活动。

 

鉴于这种情况,执行法官一方面继续对他们表示依法执行的坚强决心,另一方面则对他们解释案情、宣讲法律并耐心安抚。经过近半个小时的劝说,两位老人选择了配合离开。在其带走随身包裹时,记者看到,里面居然有数捆百元大钞。之后记者还发现,他们放在鞋柜深处的一个荷包里还放有千把元的现钞。

 

两位老人走到屋外后情绪依然很激动,表示已没有了去处。为此,执行人员当场凑齐2000元现金,给他们一家临时租房居住。老人领走了这2000元并出具了收条。执行法官表示,法院会给两位老人安排临时住所,并提供相应的住房租金,满足他们的住房需求。据了解,芙蓉区法院执行局接下来还将对该案的另一个被执行人即易某的合伙人常某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以全面维护申请执行人的胜诉权益。

 

案由:装修公司收钱不干事,欠下顾客近百万元

 

易某究竟做了什么,让家人变得如此被动?经执行法官介绍,这事与两年前的数起装修施工合同纠纷有关。开庭时,易某不到庭,判决书生效后也拒不履行,法院干警多次上门劝说也没效果,最终才走到了强制执行这一步。事情得从2014年7月17日说起。当天,长沙五百年装饰公司在工商部门办理了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常某,投资人变更为常某和易某,注册资金也由100万元变更为500万元。

 

2015年12月,长沙五百年装饰公司举办装修让利优惠活动,吸引了众多顾客。12月13日,长沙的黄某与五百年装饰公司开福分公司签订了总价款为11万元的装修施工合同。在交纳6.6万元首付款后,该装修公司竟一直没有安排人员进场施工,也没有返还已付工程款。包括黄某在内,共计10位同样遭遇的顾客就把这家公司告上了法庭。

 

芙蓉区法院审理查明:五百年装饰公司开福分公司系五百年装饰公司下属分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在众多合同无法实施后,常某、易某、五百年装饰公司于2016年1月15日作为甲方与包括黄某在内的部分业主(乙方)签订《协议书》,承诺于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筹集80万元用于支付乙方装修补偿金。

 

甲方自愿承担并负责支付上述款项,其中常某、易某分别负责筹集支付40万元;如本协议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乙方有权向法院起诉要求五百年装饰公司、常某、易某共同赔偿乙方实际损失。法院审理认为:黄某等顾客与五百年装饰公司开福分公司签订的装修合同是合法有效,双方均应诚实守信全面履行。依照约定,五百年装饰公司开福分公司应按合同的期限完成装修施工。

 

由于该分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其权利义务依法应由五百年装饰公司承担,但五百年装饰公司现已关门歇业,故双方合同可以解除。五百年装饰公司不履行合同义务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综上,法院判决黄某等人与五百年装饰公司解除装修施工合同,五百年装饰公司需返还黄某等人首付工程款并支付相应利息;常某、易某则应对五百年装饰公司的金钱给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我家装修成这样多少钱?

厦门
  1. 厦门
  2. 泉州
  3. 漳州